•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ds589.com 0001h.com 5a53.com d8e8.com hk864.com yy3198.com ddf66.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她走進電梯的時候,我聽見自己吞嚥口水的聲音。臉孔其實普通,但因為眼睛大而清亮,也就彌補了其他部位的平庸,讓人忍不住要多看一眼。胸部是平的,依我估計是台灣女生最典型的32A,但腰很細,腿尤其修長,長腿妹妹給人的感覺就是不一樣,直接就想到她若是兩腿高高舉起張開,臉上露出媚惑的笑?她一定沒想到我在這樣意淫她,面無表情的對著電梯裡的鏡子,以及鏡子反射對面鏡子中的她和我,無數個交疊反映的我和她,如果我就此把電梯緊急停住,並且對她動手,她會照「傳統規矩」

    的尖叫反抗,還是露出茱麗葉畢諾許那種「來吧,你要怎麼樣都可以」

    的迷惘神情,甚至搖身一變成沙朗史東,餓虎撲羊的回應?「叮!」

    電梯門開了,我們同時跨出一步,她遲疑的停了下來,我也停下來,隨即露出一個LADYFIRST紳士型的微笑,她卻不領情,仍然面無表情的大踏步往外走,臭娘們!

    假笑一下也好嘛!我在心中暗幹她,卻仍露著牙齒,看見她走進我隔壁,那空了好幾個月的小套房。

    那間套房好久沒人租了,據說原來是個上班小姐住的,被十大要犯之一的歹徒大白天闖了進來,一連強暴了好幾次,還在她屋裡住了兩天一夜,總算大發善心沒要她的命,像無頭蒼蠅般的警察聞訊趕到時,歹徒早已溜之大吉,小姐也嚇得連夜逃走,連行李都沒顧得收拾,傳揚出去,誰也不敢再來租這間房,這位長腿妹妹竟敢來住,不是膽子特大,就是不知道發生過什麼事。難道她以為那名歹徒已經落網,就不再有危險了呀?也沒打聽一下,住在隔壁的就是個不摺不扣的男人。我隔著薄薄的牆闆,想像她進屋,踢掉高跟鞋,脫下衣裙,鬆開莫須有的胸罩,只穿著一條薄薄內褲,在房間裡晃來晃去的情景,彷彿聽到浴室裡的流水聲,沖馬桶的聲音,然後是她放大了收音機的音樂聲,正在狂歡浪舞的情景,自己忍不住發出了呻吟聲,急忙去找電視遙控器,打開鎖碼頻道,一絲不掛的AV女優正對我露出迷惘的神情,朱唇輕啟的呼喚我「來吧,來?」

    她其實不算妹妹,從眼角約略的魚尾紋看來,應該接近甚至已超過三十了,但反而因此有一種成熟女人的風味,就是那種你覺得她應該有跟一些男人怎麼樣,所以你也很可以跟她怎麼樣的感覺,再加上每天進進出出也至少碰到幾次,所謂遠親不如近鄰,近水樓台先得月,我們兩個若有機會怎麼樣一下也是順理成章的。無奈她始終是那一副死人臉孔,好歹也知道我是她的鄰居了,而且一層樓只有三間小套房,另一間是個空頭公司的辦公室,因此在每一個寂寞淒涼的夜晚裡,只有我是離她最近的人,我們的呼吸和心跳息息相關?見鬼的她根本不鳥我一眼!別說SAYHELLO,更別說來個SMILE了,她完全就是無視於我的存在,自顧自的擺動著她那雙迷人的長腿!

    結實高翹的臀部(最新發現!)從我前面晃過來晃過去。在電梯裡下手太危險了,好歹我也是家中小企業裡規規矩矩的上班族,雖然沒什麼前途卻犯不著拿自己飯碗開玩笑,而看她的作息時間也不像上班小姐,多半近中午出去晚上八九點回來,比較像是廣告公司或搞大傳業的,這種女生多半比較開放吧?也許我強硬一點她就半推半就了,說不定還會有更激烈的反應?在報紙或電視上都看過很多強暴的例子,破門而入一點也不難,我看過一次她進門,也沒加三重鎖或安全鍊,她真是大膽或疏忽得可以(也許潛意識希望人進去?!),進去之後就求歡,說不定她就肯了;若不肯我就硬上,電影裡不是都演著:

    起初誓死反抗,之後半推半就,最後就熱情如火了?依我看像她這種閱歷的女人應該是很ㄏㄚ男人的,說不定她早就巴望我對她怎麼樣了,只要不傷害她,她也未必會去報警丟自己的臉,那我以後豈不是可以夜夜春宵,說不定我不去找她,她還會自己來報到呢,不是有專家這麼說嗎?每一個女人潛意識裡都有被強暴的慾望,只是她自己不承認,或是根本不知道?那我就來如她的願吧,也許是最近景氣不好工作太閒很少加班連應酬都少了,晚上躺在房裡看電視時我總會胡思亂想,說不定可以趁她出門時闖進她屋裡偷裝個針孔攝影機,一邊看著她睡覺洗澡的情形一邊滿足自己?但那也太紙上談兵了!

    幹嘛不找一天晚上就進去強暴她!我可以趁她不在找鎖匠來開她的門,就冒稱是自己房間,反正現在人只要有錢賺才不管那麼多呢!大概凌晨兩、三點,我在牆上貼著耳朵聽了半天,確定一點息聲都沒有應該是熟睡了,我才拿出今天在登山用品店買的毛線頭套戴上,只剩下兩眼和嘴巴露在外面,小心翼翼的開了房間,拿出白天找鎖匠先打好的隔壁套房鑰匙輕悄悄打開她的大門,果然看見她穿著一見可愛的史努比大汗衫,正睡得香沉呢,兩隻修長的腿交疊在一起,隱約可見裡面有草莓花色的小內褲,如我所料的沒戴胸罩,小小的乳房透過薄衫挺立著?我又聽見自己吞嚥口水的聲音,一骨碌的爬上床,抓住她兩隻腳大大張開,我拉下長褲拉鍊正要長驅直入時,她忽然醒了!清亮的大眼睛驚恐的望著我,我起先要去掩她的雙眼,後來想到自己戴了頭套,就轉念去掩她的嘴,她支支吾吾叫不出來身體奮力掙扎,我用兩手去製住她兩臂,「救–」

    差一點又被她叫出聲來,不得已只好手忙腳亂從褲袋中抽出大型美工刀,擺在她喉嚨上,她果然不動了,「你不要反抗,我不會傷害你。」

    v我故意裝出低沉的聲音說,口水差一點嗆到自己。她絕望般的完全靜止不動,我右手拿美工刀,左手撩起她的史努比汗衫,脫她的褲子卻很睏難,她雖不反抗卻也不合作,死躺著不肯抬起臀部,我不耐煩了,把美工刀移到她的下腹部,她露出害怕的神情,身體開始顫抖,但我只是要割開她的內褲而已,很小心的沒有傷到她的肌膚。然後我就成45馬雲瑰ㄕb她身上,一手持刀一手撐著床闆,這實在不是很舒服的姿勢,但她臉上的驚懼與恐慌令我興奮,想必她愛惜生命,是一點也不敢反抗的,可以任我為所欲為,也一定會配合我的各種需求,比起從前所交往的那些難侍候的馬子,我簡直就是到了天堂,越想越興奮我猛力衝刺,卻看見她臉上開始露出笑容,難得的我從未見過的笑容,果然她是一個成天想被強暴的女人!我更加快意的馳騁,她仍然不做聲,但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啊~~~」

    正在我要衝到高潮之前,她猛地坐起身來,一伸手揭下了我臉上戴的頭套,她看見我了!「碰!」

    的一下我的頭撞到床頭的櫃子上,一邊揉著腦袋一邊睜大眼睛,眼前是我自己的房間,沒有被我強暴的隔鄰女子,沒有被抓下的頭套,我只是做了一場沒頭沒尾的春夢而已,四周唯一的聲音,只有電視鎖碼台裡,一聲聲無聊的呻吟?

    幾天下來,強暴她的慾望越來越強,尤其有一天晚上她下去樓下7-11買東西,白色的T恤底下明顯的沒穿內衣,小小的突出物惹得我在電梯裡就當場勃起,就故意死盯著她胸部看,她卻仍然一貫的沒有表情,甚至連瞪都懶得瞪我一眼,只在搶先走出電梯時,頭髮在我臉上輕輕甩了一下,甩得我全身都騷癢了起來,我故意慢慢跟在她後面,看她毫不經意的開了門(她下樓去時甚至沒上鎖!),又用一隻腳蹬地把門踢上,也沒聽到落鎖的聲音,也許這一切都是暗示,在在告訴我她冷漠冷酷冷峻的外表下其實有一顆火熱的心,等待我去點燃?

    自己點燃了自己之後,我像一枝焚燒過度的蠟燭,帶著殘留的燭淚沉沉睡去?忽然聽到開門的聲音!是隔壁,不對,是有人在開我的門,難道又有歹徒?我真想大叫你找錯了,我既沒有錢也沒有色,何不到隔壁?但門已開了,一個修長的身影背光而立,原來是她!果然自己送上門來了!我興奮的吞著口水,身上不由自主的微微顫抖起來,門隨即關了,而且我聽到一、二、三重鎖都上了,門鏈也扣緊,這表示她今晚不打算回去,完全是我的籠中物了,四周又陷入一片黑暗,只有窗外一閃一閃的交通燈偶爾透過百葉窗進來窺探一番。我正要起身相迎,她卻迅速無聲的到了旁邊,我忽然感覺到喉嚨冰冰涼涼的,是一把刀!不知是美工刀或水果刀,總之是雖小而極鋒利的,難道她是來打劫的?「你不要動,不要出聲,我不會傷害你。」

    跟我想像強暴她的台詞都類似,只是她沒有刻意壓低聲音–其實她也不必,我根本沒聽過她本人的聲音。我心理暗暗好笑,其實以她的條件,想跟我幹嘛只要說一聲就行了,何必出此下策呢?不過我略略一動,刀刃就好像切入脖子般一陣劇痛,好漢不吃眼前虧,我就按兵不動看她能把我怎樣好了?她似乎察覺我的心意,冷哼一聲,刀子沿喉部而下,兩三下就挑得四分五裂,不是刀子太利就是她太熟練,我還是識相點好,冷冷的刀尖滑過鎖骨,到達了鼠蹊部,我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是恐慌也是興奮,她不會一傢夥把我閹了吧?也許她是吃過男人大虧的復仇女神,那我的畢生幸福豈非斷送在此?好在她只是割開我的絲質內褲而已,「咚!」

    的一下我的敏感部位馬上全體豎立了,說起來還真有點丟臉,我是被強暴耶!至少該象徵性的反抗一下才對,沒想到小弟不聽大哥的,居然迫不及待的打算迎賓了,這下子還真是引狼入室了,她似乎很滿意的輕笑一聲,刀子回到我的喉嚨,身體卻張開那雙修長的腿,跨坐了上來,「哦~~~」

    一溜到底時我忍不住呻吟,脖子上又有些刺痛,趕忙咬緊牙關,任她騎在我身上開始馳騁?快感不能說是沒有,但她始終不出一點聲音,不像一般女生那樣嬌啼喘息可以增加我們男人的快感;而我也不被允許有任何回應,稍微配合扭動一下,「叫你不要動。」

    嚴厲的斥喝又讓我乖乖躺好;更難過的是自己完全無法主動掌控,她要快要慢,要進要出,完全隨心所欲,微光中可以看見她頭髮飄揚,身軀起伏,甚至有些汗水灑到我身上來,只是表情完全看不見,也沒有聲音,好像寂靜的大草原上,一名無聲的女人騎著駿馬靜靜的馳騁,不知奔向遙遠的何方?終點到達了!她全身一陣痙孿,溫熱而緊密的包夾住我,我也忍不住一陣悸動,「再來,再來?」

    在心中默默喊著,她卻猛力一頓,毫不戀眷的起身,刀刃迅速離開我的喉嚨,門隨即打開,走廊上刺眼的亮光使我瞇上眼睛,立刻又落入一片黑暗,我沒有聽見另一扇關門聲,也沒有電梯聲,她,那個衝進來強暴我的女人,就像一陣幽靈般的消失了。我躺在床上,腦中一片空茫,身上仍有的部分漲得難受,緊要關頭她不管我就自己跑了;害我難過得只好一面自己解決,一面抱怨這個女人不夠意思–話說回來,她既是來強暴我的,還管我感覺怎麼樣,沒在事後把我一刀殺掉就已是萬幸了。但她為什麼不怕我報警呢?是因為她沒留下任何證瓴琚A連可供檢驗的體液也沒有?還是吃定我根本不敢去報警–想像自己走進警察局,可憐兮兮的說「我被強暴了。」

    的樣子,一屋子的條子一定笑得翻到地上,說不定還會有人故意說:「誰?你被誰強暴的?趕快介紹給我!」

    我當然不可能去受這種羞辱,也無法想像報上寫著「雙城街套房強暴案,年輕男子暗夜驚魂」

    的標題,我也要去讓醫生檢查身體,驗傷,對警察做筆錄,讓法官詢問細節?他(她)們一定是一個個忍不住偷笑,甚至當場爆笑出聲吧!TVBS更可能出高價來訪問我這個台灣歷史上第一個曝光的被女性強暴的可憐男人?越想越害怕,我發現這件事我對誰都不能講,除了獨自一個人在空洞淒涼的小屋裡暗暗飲泣。不過老實說也沒那麼痛苦,雖然不能盡如人意的滿足,也不能說是一點快感也沒有,何況對方條件不差,何況我也沒花半毛錢,嚴格來講除了自尊微微受損,我也沒吃什麼虧,而尊嚴這種事只要沒別人知道就根本不算一回事了,向那麼多千千萬萬被強暴而未報案的女性,不也是若無其事的照樣過日子嗎??

    但不知為什麼我還是沖了兩遍澡,天亮起床時又沖了一次,好像還是想洗掉些什麼吧,就好像能把這場小小的惡夢早日遺忘。惡夢卻沒有忘記我!這天晚上我明明上了鎖,只不過沒有串上門鍊而已,房門卻又在睡夢中被打開了,我第一個反應就是去開床頭燈,手背卻被刀子狠狠刺了一下,我輕叫一聲縮回手時,喉嚨上已感到冷冽的寒意,終究沒能看清楚是不是她。

    因為今天白天在大樓門口碰到她一次,我停下腳步死盯著她看,不信她幹了這麼大事還能若無其事總會露個破綻吧,但她仍然一貫的沒表情直直走過,頭髮仍然甩了一下,這次卻被我輕閃避過,她回頭瞄我一眼,清亮的大眼睛裡卻起了一陣迷霧,我忽然發現她的顴骨滿高的,嘴唇也薄,據說這是性慾強烈的表徵,難怪會幹出這種駭人聽聞的,女人強暴男人的勾當。卻沒想到她還敢再來一次!就算真正的惡徒也不敢如此食髓知味吧,可說完全沒把我放在眼裡,這次的屈辱感更深了,小弟也和我同仇敵愾軟軟的塌拉著,她輕哼一聲,用手輕輕撫弄幾下,沒出息的傢夥就禁不起誘惑。

    她走進電梯的時候,我聽見自己吞嚥口水的聲音。臉孔其實普通,但因為眼睛大而清亮,也就彌補了其他部位的平庸,讓人忍不住要多看一眼。胸部是平的,依我估計是台灣女生最典型的32A,但腰很細,腿尤其修長,長腿妹妹給人的感覺就是不一樣,直接就想到她若是兩腿高高舉起張開,臉上露出媚惑的笑?她一定沒想到我在這樣意淫她,面無表情的對著電梯裡的鏡子,以及鏡子反射對面鏡子中的她和我,無數個交疊反映的我和她,如果我就此把電梯緊急停住,並且對她動手,她會照「傳統規矩」

    的尖叫反抗,還是露出茱麗葉畢諾許那種「來吧,你要怎麼樣都可以」

    的迷惘神情,甚至搖身一變成沙朗史東,餓虎撲羊的回應?「叮!」

    電梯門開了,我們同時跨出一步,她遲疑的停了下來,我也停下來,隨即露出一個LADYFIRST紳士型的微笑,她卻不領情,仍然面無表情的大踏步往外走,臭娘們!

    假笑一下也好嘛!我在心中暗幹她,卻仍露著牙齒,看見她走進我隔壁,那空了好幾個月的小套房。

    那間套房好久沒人租了,據說原來是個上班小姐住的,被十大要犯之一的歹徒大白天闖了進來,一連強暴了好幾次,還在她屋裡住了兩天一夜,總算大發善心沒要她的命,像無頭蒼蠅般的警察聞訊趕到時,歹徒早已溜之大吉,小姐也嚇得連夜逃走,連行李都沒顧得收拾,傳揚出去,誰也不敢再來租這間房,這位長腿妹妹竟敢來住,不是膽子特大,就是不知道發生過什麼事。難道她以為那名歹徒已經落網,就不再有危險了呀?也沒打聽一下,住在隔壁的就是個不摺不扣的男人。我隔著薄薄的牆闆,想像她進屋,踢掉高跟鞋,脫下衣裙,鬆開莫須有的胸罩,只穿著一條薄薄內褲,在房間裡晃來晃去的情景,彷彿聽到浴室裡的流水聲,沖馬桶的聲音,然後是她放大了收音機的音樂聲,正在狂歡浪舞的情景,自己忍不住發出了呻吟聲,急忙去找電視遙控器,打開鎖碼頻道,一絲不掛的AV女優正對我露出迷惘的神情,朱唇輕啟的呼喚我「來吧,來?」

    她其實不算妹妹,從眼角約略的魚尾紋看來,應該接近甚至已超過三十了,但反而因此有一種成熟女人的風味,就是那種你覺得她應該有跟一些男人怎麼樣,所以你也很可以跟她怎麼樣的感覺,再加上每天進進出出也至少碰到幾次,所謂遠親不如近鄰,近水樓台先得月,我們兩個若有機會怎麼樣一下也是順理成章的。無奈她始終是那一副死人臉孔,好歹也知道我是她的鄰居了,而且一層樓只有三間小套房,另一間是個空頭公司的辦公室,因此在每一個寂寞淒涼的夜晚裡,只有我是離她最近的人,我們的呼吸和心跳息息相關?見鬼的她根本不鳥我一眼!別說SAYHELLO,更別說來個SMILE了,她完全就是無視於我的存在,自顧自的擺動著她那雙迷人的長腿!

    結實高翹的臀部(最新發現!)從我前面晃過來晃過去。在電梯裡下手太危險了,好歹我也是家中小企業裡規規矩矩的上班族,雖然沒什麼前途卻犯不著拿自己飯碗開玩笑,而看她的作息時間也不像上班小姐,多半近中午出去晚上八九點回來,比較像是廣告公司或搞大傳業的,這種女生多半比較開放吧?也許我強硬一點她就半推半就了,說不定還會有更激烈的反應?在報紙或電視上都看過很多強暴的例子,破門而入一點也不難,我看過一次她進門,也沒加三重鎖或安全鍊,她真是大膽或疏忽得可以(也許潛意識希望人進去?!),進去之後就求歡,說不定她就肯了;若不肯我就硬上,電影裡不是都演著:

    起初誓死反抗,之後半推半就,最後就熱情如火了?依我看像她這種閱歷的女人應該是很ㄏㄚ男人的,說不定她早就巴望我對她怎麼樣了,只要不傷害她,她也未必會去報警丟自己的臉,那我以後豈不是可以夜夜春宵,說不定我不去找她,她還會自己來報到呢,不是有專家這麼說嗎?每一個女人潛意識裡都有被強暴的慾望,只是她自己不承認,或是根本不知道?那我就來如她的願吧,也許是最近景氣不好工作太閒很少加班連應酬都少了,晚上躺在房裡看電視時我總會胡思亂想,說不定可以趁她出門時闖進她屋裡偷裝個針孔攝影機,一邊看著她睡覺洗澡的情形一邊滿足自己?但那也太紙上談兵了!

    幹嘛不找一天晚上就進去強暴她!我可以趁她不在找鎖匠來開她的門,就冒稱是自己房間,反正現在人只要有錢賺才不管那麼多呢!大概凌晨兩、三點,我在牆上貼著耳朵聽了半天,確定一點息聲都沒有應該是熟睡了,我才拿出今天在登山用品店買的毛線頭套戴上,只剩下兩眼和嘴巴露在外面,小心翼翼的開了房間,拿出白天找鎖匠先打好的隔壁套房鑰匙輕悄悄打開她的大門,果然看見她穿著一見可愛的史努比大汗衫,正睡得香沉呢,兩隻修長的腿交疊在一起,隱約可見裡面有草莓花色的小內褲,如我所料的沒戴胸罩,小小的乳房透過薄衫挺立著?我又聽見自己吞嚥口水的聲音,一骨碌的爬上床,抓住她兩隻腳大大張開,我拉下長褲拉鍊正要長驅直入時,她忽然醒了!清亮的大眼睛驚恐的望著我,我起先要去掩她的雙眼,後來想到自己戴了頭套,就轉念去掩她的嘴,她支支吾吾叫不出來身體奮力掙扎,我用兩手去製住她兩臂,「救–」

    差一點又被她叫出聲來,不得已只好手忙腳亂從褲袋中抽出大型美工刀,擺在她喉嚨上,她果然不動了,「你不要反抗,我不會傷害你。」

    v我故意裝出低沉的聲音說,口水差一點嗆到自己。她絕望般的完全靜止不動,我右手拿美工刀,左手撩起她的史努比汗衫,脫她的褲子卻很睏難,她雖不反抗卻也不合作,死躺著不肯抬起臀部,我不耐煩了,把美工刀移到她的下腹部,她露出害怕的神情,身體開始顫抖,但我只是要割開她的內褲而已,很小心的沒有傷到她的肌膚。然後我就成45馬雲瑰ㄕb她身上,一手持刀一手撐著床闆,這實在不是很舒服的姿勢,但她臉上的驚懼與恐慌令我興奮,想必她愛惜生命,是一點也不敢反抗的,可以任我為所欲為,也一定會配合我的各種需求,比起從前所交往的那些難侍候的馬子,我簡直就是到了天堂,越想越興奮我猛力衝刺,卻看見她臉上開始露出笑容,難得的我從未見過的笑容,果然她是一個成天想被強暴的女人!我更加快意的馳騁,她仍然不做聲,但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啊~~~」

    正在我要衝到高潮之前,她猛地坐起身來,一伸手揭下了我臉上戴的頭套,她看見我了!「碰!」

    的一下我的頭撞到床頭的櫃子上,一邊揉著腦袋一邊睜大眼睛,眼前是我自己的房間,沒有被我強暴的隔鄰女子,沒有被抓下的頭套,我只是做了一場沒頭沒尾的春夢而已,四周唯一的聲音,只有電視鎖碼台裡,一聲聲無聊的呻吟?

    幾天下來,強暴她的慾望越來越強,尤其有一天晚上她下去樓下7-11買東西,白色的T恤底下明顯的沒穿內衣,小小的突出物惹得我在電梯裡就當場勃起,就故意死盯著她胸部看,她卻仍然一貫的沒有表情,甚至連瞪都懶得瞪我一眼,只在搶先走出電梯時,頭髮在我臉上輕輕甩了一下,甩得我全身都騷癢了起來,我故意慢慢跟在她後面,看她毫不經意的開了門(她下樓去時甚至沒上鎖!),又用一隻腳蹬地把門踢上,也沒聽到落鎖的聲音,也許這一切都是暗示,在在告訴我她冷漠冷酷冷峻的外表下其實有一顆火熱的心,等待我去點燃?

    自己點燃了自己之後,我像一枝焚燒過度的蠟燭,帶著殘留的燭淚沉沉睡去?忽然聽到開門的聲音!是隔壁,不對,是有人在開我的門,難道又有歹徒?我真想大叫你找錯了,我既沒有錢也沒有色,何不到隔壁?但門已開了,一個修長的身影背光而立,原來是她!果然自己送上門來了!我興奮的吞著口水,身上不由自主的微微顫抖起來,門隨即關了,而且我聽到一、二、三重鎖都上了,門鏈也扣緊,這表示她今晚不打算回去,完全是我的籠中物了,四周又陷入一片黑暗,只有窗外一閃一閃的交通燈偶爾透過百葉窗進來窺探一番。我正要起身相迎,她卻迅速無聲的到了旁邊,我忽然感覺到喉嚨冰冰涼涼的,是一把刀!不知是美工刀或水果刀,總之是雖小而極鋒利的,難道她是來打劫的?「你不要動,不要出聲,我不會傷害你。」

    跟我想像強暴她的台詞都類似,只是她沒有刻意壓低聲音–其實她也不必,我根本沒聽過她本人的聲音。我心理暗暗好笑,其實以她的條件,想跟我幹嘛只要說一聲就行了,何必出此下策呢?不過我略略一動,刀刃就好像切入脖子般一陣劇痛,好漢不吃眼前虧,我就按兵不動看她能把我怎樣好了?她似乎察覺我的心意,冷哼一聲,刀子沿喉部而下,兩三下就挑得四分五裂,不是刀子太利就是她太熟練,我還是識相點好,冷冷的刀尖滑過鎖骨,到達了鼠蹊部,我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是恐慌也是興奮,她不會一傢夥把我閹了吧?也許她是吃過男人大虧的復仇女神,那我的畢生幸福豈非斷送在此?好在她只是割開我的絲質內褲而已,「咚!」

    的一下我的敏感部位馬上全體豎立了,說起來還真有點丟臉,我是被強暴耶!至少該象徵性的反抗一下才對,沒想到小弟不聽大哥的,居然迫不及待的打算迎賓了,這下子還真是引狼入室了,她似乎很滿意的輕笑一聲,刀子回到我的喉嚨,身體卻張開那雙修長的腿,跨坐了上來,「哦~~~」

    一溜到底時我忍不住呻吟,脖子上又有些刺痛,趕忙咬緊牙關,任她騎在我身上開始馳騁?快感不能說是沒有,但她始終不出一點聲音,不像一般女生那樣嬌啼喘息可以增加我們男人的快感;而我也不被允許有任何回應,稍微配合扭動一下,「叫你不要動。」

    嚴厲的斥喝又讓我乖乖躺好;更難過的是自己完全無法主動掌控,她要快要慢,要進要出,完全隨心所欲,微光中可以看見她頭髮飄揚,身軀起伏,甚至有些汗水灑到我身上來,只是表情完全看不見,也沒有聲音,好像寂靜的大草原上,一名無聲的女人騎著駿馬靜靜的馳騁,不知奔向遙遠的何方?終點到達了!她全身一陣痙孿,溫熱而緊密的包夾住我,我也忍不住一陣悸動,「再來,再來?」

    在心中默默喊著,她卻猛力一頓,毫不戀眷的起身,刀刃迅速離開我的喉嚨,門隨即打開,走廊上刺眼的亮光使我瞇上眼睛,立刻又落入一片黑暗,我沒有聽見另一扇關門聲,也沒有電梯聲,她,那個衝進來強暴我的女人,就像一陣幽靈般的消失了。我躺在床上,腦中一片空茫,身上仍有的部分漲得難受,緊要關頭她不管我就自己跑了;害我難過得只好一面自己解決,一面抱怨這個女人不夠意思–話說回來,她既是來強暴我的,還管我感覺怎麼樣,沒在事後把我一刀殺掉就已是萬幸了。但她為什麼不怕我報警呢?是因為她沒留下任何證瓴琚A連可供檢驗的體液也沒有?還是吃定我根本不敢去報警–想像自己走進警察局,可憐兮兮的說「我被強暴了。」

    的樣子,一屋子的條子一定笑得翻到地上,說不定還會有人故意說:「誰?你被誰強暴的?趕快介紹給我!」

    我當然不可能去受這種羞辱,也無法想像報上寫著「雙城街套房強暴案,年輕男子暗夜驚魂」

    的標題,我也要去讓醫生檢查身體,驗傷,對警察做筆錄,讓法官詢問細節?他(她)們一定是一個個忍不住偷笑,甚至當場爆笑出聲吧!TVBS更可能出高價來訪問我這個台灣歷史上第一個曝光的被女性強暴的可憐男人?越想越害怕,我發現這件事我對誰都不能講,除了獨自一個人在空洞淒涼的小屋裡暗暗飲泣。不過老實說也沒那麼痛苦,雖然不能盡如人意的滿足,也不能說是一點快感也沒有,何況對方條件不差,何況我也沒花半毛錢,嚴格來講除了自尊微微受損,我也沒吃什麼虧,而尊嚴這種事只要沒別人知道就根本不算一回事了,向那麼多千千萬萬被強暴而未報案的女性,不也是若無其事的照樣過日子嗎??

    但不知為什麼我還是沖了兩遍澡,天亮起床時又沖了一次,好像還是想洗掉些什麼吧,就好像能把這場小小的惡夢早日遺忘。惡夢卻沒有忘記我!這天晚上我明明上了鎖,只不過沒有串上門鍊而已,房門卻又在睡夢中被打開了,我第一個反應就是去開床頭燈,手背卻被刀子狠狠刺了一下,我輕叫一聲縮回手時,喉嚨上已感到冷冽的寒意,終究沒能看清楚是不是她。

    因為今天白天在大樓門口碰到她一次,我停下腳步死盯著她看,不信她幹了這麼大事還能若無其事總會露個破綻吧,但她仍然一貫的沒表情直直走過,頭髮仍然甩了一下,這次卻被我輕閃避過,她回頭瞄我一眼,清亮的大眼睛裡卻起了一陣迷霧,我忽然發現她的顴骨滿高的,嘴唇也薄,據說這是性慾強烈的表徵,難怪會幹出這種駭人聽聞的,女人強暴男人的勾當。卻沒想到她還敢再來一次!就算真正的惡徒也不敢如此食髓知味吧,可說完全沒把我放在眼裡,這次的屈辱感更深了,小弟也和我同仇敵愾軟軟的塌拉著,她輕哼一聲,用手輕輕撫弄幾下,沒出息的傢夥就禁不起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