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ds589.com 0001h.com 5a53.com d8e8.com hk864.com yy3198.com ddf66.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不好意思,這房不租給你了,到期後請你搬走!」

    章曉夜在一家家勸退著自家樓房上的租戶。當然,章曉夜這廝卻也不是每一家都勸退的。遭他勸退的,基本都是一些四五十歲的中老年與單身漢。

    此時,章曉夜剛剛接收這棟樓房的繼承才一周不到。章曉夜不願意樓房留著一些中老年人與單身漢,他更樂意留著一些年輕美女在樓房裡。是的,章曉夜試圖讓樓房成為自己的後宮。

    看著自己手機裡根據合同整理出來的名單:202鬱小可,23歲,湖南人;304陳曦,32歲,廣東人;601王可夢,30歲,四川人。除了這三間房之外,其他人都在章曉夜的清退名單上。

    章曉夜在外張貼了招租廣告,在內清退中老年人。租約到期之前,章曉夜不打算直接趕人,而是讓他們到期後找重新找地方。

    清退工作完成到了五樓之後,章曉夜來到了六樓。因為六樓太高,也是頂層,六樓只住著王可夢一家。望著走廊裡晾著的一堆衣服,章曉夜十分興奮地走向了601,敲了敲王可夢的房門,半餉沒人答應。章曉夜高興地咧了咧嘴,看起來王可夢是不在家的。

    章曉夜摘下了王可夢晾在外面的胸罩和內褲,使命地聞嗅著。沈迷其中的章曉夜壓根沒有留意到601的房門打開。

    原來,王可夢的工作是KTV公主,上的夜班,這個時候本該是在睡覺,卻被章曉夜剛剛的敲門聲吵醒。當她打開房門的時候,看到了章曉夜正在嗅著自己的內衣褲。

    王可夢悄悄地回到房內,掩上了房門。她想起了前幾天在另外一個同事家裡一起玩了一個偽娘的經歷,之後自己一直也想調教一個偽娘。毫無疑問,眼前這個變態房東是最好的獵物。可在這之前,總得有些準備工作是要做好的。

    王可夢脫掉了自己的內衣褲,只穿著一套半透明的睡衣。絲襪內褲胸罩制服等等隨意地丟在地上,裝出了一副睡前太累沒有收拾乾淨的樣子。她赤裸著腳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你在幹什麼?」王可夢望著已經脫下褲子,拿著自己的內褲打飛機的章曉夜,愣是一陣怒吼。

    本來即將到達高潮點的章曉夜被這麼一嚇,精液噴射了出來。而王可夢又因為走得太快,已經來到了章曉夜面前,有些精液灑落在她的大腿上。

    「我……我……」章曉夜支支吾吾地不知說什麼好。

    感受著滾燙的精液在大腿滑落的王可夢一把拽住章曉夜的頭,將他拉近到自己的大腿,怒吼道:「看你幹的好事……給我舔乾淨!」

    章曉夜的鼻尖已經觸碰到了王可夢的大腿,竟然鬼使神差般地用雙手牢牢抱住王可夢的腿,舌頭瘋狂地舔舐著她大腿上的精液。

    「嗯……」王可夢沈沈地呻吟了一聲,當章曉夜的舌頭從大腿朝著大腿根部舔舐而去的時候,她內心不由得一慌,現在可還不是讓他發現自己沒有穿內褲的事實,「放開……你給我放開……不然……不然我報警了……」

    燈管的昏暗加上章曉夜內心的驚慌,他並沒有發現王可夢沒有穿內褲。驚慌失措的章曉夜鬆開了抱緊王可夢大腿的雙手,他想跑,但是他知道就算自己跑了也沒用!

    「你!給我進來!」王可夢拽住章曉夜的衣領,把他拉進了自己的房間,順勢一推便將章曉夜推倒在地。

    撲倒在地的章曉夜正好整張臉埋在了王可夢剛剛脫下的內褲裡,聞著殘留著體溫的原味內褲,章曉夜竟然心生一種「值得了」的情緒。

    王可夢將門鎖好之後回頭看著章曉夜,冷冷地說道:「變態!你很喜歡女人的衣服是嗎?」

    章曉夜沈迷在王可夢的內褲味道中,仿佛沒有聽到她的話。這讓王可夢很生氣,一把揪住章曉夜的衣服,把他拉了起來,推倒在沙發上,冷冷地說道:「脫衣服!」

    章曉夜試圖從沙發上站起來,但是被王可夢退了一把,又跌坐在沙發裡。王可夢拿著手機對準章曉夜說道:「不要再讓我說一次,脫衣服!就算你能搶得過我的手機,但是我可以在你動手前就把剛剛的照片發送出去!」

    章曉夜聽到了王可夢這麼說,細想確實也是如此,就算自己速度再快,也絕對不可能在王可夢按下發送按鈕前搶過手機!只好依著王可夢的話,扭扭捏捏地開始脫下自己的衣服。

    可實際上,王可夢的手機卻是在錄影中,換句話說,章曉夜的一舉一動都被王可夢錄了下來!

    章曉夜扭捏著脫掉了自己全部地外衣,露出了芊瘦的身材。可王可夢並不滿意,她看到了章曉夜還保留著自己的內褲,這讓她很不爽。於是再次下命令讓章曉夜脫掉內褲。

    將身體赤裸地暴露在王可夢面前的章曉夜,章曉夜萬萬不曾想到竟有這般的好事,一個變態房東拿女租戶的衣服自慰的時候被發現,然後被勒令脫去衣服,接下來的劇情毫無疑問在章曉夜的大腦裡已經猜測到會與王可夢有一番肉搏。隨著王可夢的眼光的上下打量,章曉夜竟然感到一種欲望的滿足,玉莖竟然開始充血勃起。

    王可夢也看到了章曉夜胯下正在膨脹,她清楚著不能任由這樣下去,猛地沖著章曉夜的玉莖,狠狠地掐了一把,說道:「去,把地上的衣服撿起來穿上!」

    地上散落著的是王可夢剛剛故意扔的衣服,一件淡紫色的開檔丁字褲,一件淡紫色的胸罩,一件黑色開檔薄絲襪褲以及一套KTV公主的制服。

    看著手機裡拍攝著章曉夜穿著自己衣服的過程,王可夢感到了蜜穴開始氾濫起來!

    穿著女裝的章曉夜感受著絲襪褲對自己下身的緊貼著的束縛,聞嗅著衣服上殘存著的王可夢的體香,突然覺得很滿足。這一刻他的女裝魂覺醒了。章曉夜任由這王可夢將自己拉到了化妝台前,任由著王可夢給自己戴上假髮,給自己化妝。很快地,一個原本應該陽光帥氣的小夥子,在這個深夜的出租屋內,被女租戶改變成了一個美麗的偽娘。

    王可夢很自豪,沒有想到章曉夜的身材和輪廓竟是如此適合女裝。她看著眼前的作品,感覺要比自己之前的同事家裡的那個偽娘來得更加誘惑。王可夢決定不放過眼前的這個可人兒。她拿起另外的一雙絲襪,將章曉夜的手腕綁了起來,牢牢地固定在了椅子的靠背上。

    章曉夜沒有掙紮,因為此時的他已經被女裝的自己迷惑了,他的內心不由自主地代入了一個柔弱的女孩子角色,不想去掙紮。他甚至在內心深處已經預知到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無比期待著。

    章曉夜的手被交叉著綁在了椅子的靠背,雙腳也被綁在了椅子的腿上。王可夢嘗試著給章曉夜穿上自己的高跟鞋,但是鞋子的碼數不對,章曉夜完全穿不下去,王可夢只好無奈放棄。她給章曉夜拍了幾張照片發給了之前的同事,炫耀著自己的這次收貨。

    王可夢脫下了穿在章曉夜身上的自己的內褲,滾燙的玉莖輕輕地拍打在她的臉上,濃濃的男性氣息直直地衝擊著她的鼻腔。王可夢不由得驚詫著看著比同齡人瘦弱的章曉夜竟然有著如此兇器,只是那濃黑的恥毛讓她覺得不痛快。王可夢將內褲塞在了章曉夜的嘴裡,站起來掀開了自己的睡裙,露出了一片坦滑白嫩的恥丘,說道:「好不好看?漂不漂亮?」

    章曉夜嗚嗚地點了點頭,不得不承認,光滑的白虎恥丘對他的視覺產生了強烈的衝擊。

    看著章曉夜胯下的玉莖逐漸化作巨根,王可夢嫵媚地笑了笑說道:「你的毛太多了,我幫你也刮乾淨吧!」

    王可夢無視章曉夜的連連搖頭,從抽屜裡拿出了剪刀和剃刀,仔仔細細地修剪著章曉夜的恥毛。冰冷的剪刀觸碰到章曉夜的玉莖時,冷冷的感覺加上剪刀撐開的力度,章曉夜的玉莖不由得挑動起來。王可夢感覺到剪刀被章曉夜玉莖的跳動拍打著,不由得調笑著說道:「看來你也忍不住要剪乾淨,在用你的雞巴催促我剪呢。女孩子就不該留這骯髒的恥毛!」

    隨著剪刀哢擦哢擦地響動,章曉夜胯下的恥毛逐漸被剪短。王可夢在章曉夜的胯下塗滿了剃須膏,笑著說道:「你的雞巴可不要亂動哦,不然等下被剃鬚刀劃傷就不好了!」

    感受著剃刀的刀鋒在自己胯下劃過,勃起的玉莖被王可夢牢牢把握住的章曉夜感受著王可夢素手的柔軟,竟然就這樣射了。精液塗滿了王可夢的酥手,這讓王可夢很生氣。她把手放到了章曉夜的嘴邊,說道:「舔乾淨!」

    聞著王可夢酥手上的腥味,章曉夜搖了搖頭。王可夢也不在意,一手拔出了塞在章曉夜嘴裡的內褲,一手將剃刀貼在章曉夜的胯下,冷冷的說道:「要麼舔乾淨,要麼我幫你閹割了!」

    章曉夜舔舐著王可夢手上自己的精子,腥臭的味道衝擊著他的大腦,來不及感到反胃,便被王可夢將手指插在自己的嘴巴裡玩弄著自己的舌頭。儘管他開始覺得這是很享受而且自己精液的味道似乎挺不錯,可是他的內心還在騙著自己說:我只是怕她閹割我罷了!

    王可夢把章曉夜的胯下剃得乾乾淨淨,光溜溜的恥丘感受著王可夢的酥手在上面滑動的感覺,讓章曉夜莫名感到很舒服。剛剛射過後的玉莖在王可夢撫弄恥丘的刺激下,又一次勃起。王可夢套弄著章曉夜的玉莖,身子軟趴在章曉夜的身上,紅唇在章曉夜的耳邊輕輕張合著聞到:「想不想我給你舔雞巴啊?」

    手臂上感受著王可夢的玉乳在擠壓著,章曉夜喘著氣說道:「想……想……」

    王可夢笑著親了親章曉夜的耳垂,繼續問道:「這身衣服穿著舒不舒服啊?」

    章曉夜感受著耳邊被王可夢說話的熱氣拍打著,癢癢的感覺讓他心生騷癢,隨著王可夢的的問話,他才感受到絲襪包裹著玉腿的感覺是如此舒服,不由自主地回答道:「舒……舒服……很舒服……」

    王可夢聽到了自己滿意地答覆,卻不由得想著進一步摧殘章曉夜的意志,她舔舐著章曉夜的耳朵,從輪廓到耳洞,詳詳細細地舔舐著。因為她發現剛剛親章曉夜的耳垂的時候,章曉夜的玉莖很用力地在掙脫她的控制,連呼吸都紊亂起來。毫無疑問,耳朵是章曉夜的敏感點。在王可夢的舔舐下,章曉夜感受到耳朵傳來的敏感,內心的騷癢更是難耐。王可夢感覺差不多是時候了,便問道:「以後,你就是我的女裝奴隸了好不好?」

    「好……好……」章曉夜才不管什麼女裝奴隸的問題,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王可夢舔他的雞巴。好讓他將欲望徹底解放!

    聽到章曉夜的答覆,王可夢知道不可當真,卻也知道既然他第一次作出了這樣的答覆,以後也很容易就能解決了。王可夢把玉唇從章曉夜的耳邊挪移到了玉莖,馬眼已經開始往外吐著愛液。王可夢張開玉嘴,含住了章曉夜的龜頭,舌尖在馬眼附近來回打轉挑逗著。

    「嘶~」章曉夜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氣,二十幾年的處男之身卻是從未享受過美女的口交。溫暖的舌頭在龜頭上的來回挑弄這是他從未感受過的享受。尤其是在剛剛被王可夢擼射之後,鬼頭的敏感度已經提高到了一個新的極限,賢者時間還未過去,便再度遭遇了王可夢的舌頭,這讓章曉夜微微地顫抖著下身彷如要將玉莖塞入王可夢的嘴裡。

    王可夢倒也毫不介意,章曉夜的反應在她看來無疑是極其可愛的,尤其是對比起數日前在閨蜜家中玩過的那個偽娘來說,毫無經驗的章曉夜才是她眼中最可口的一盤菜。在王可夢幾年的KTV公主生涯中,雖然大多數跟的是屌絲的毫無油水的單,但也沒少跟過一些土豪的單——從S、M到女攻男、甚至是群P獸交,她都經歷過。但是吃到小處男的經歷這還是頭一回。

    王可夢伸長了舌頭從章曉夜的馬眼舔舐到了蛋蛋,卻對於章曉夜坐在椅子上的屁股擋住了菊穴感到不滿。她拉起了章曉夜,輕輕地將他推倒,跪在床上。然後躺到了章曉夜的身下,開始舔舐起章曉夜的玉莖。

    王可夢任由著章曉夜的玉莖塞入自己的嘴裡,手指卻從章曉夜的會陰滑過菊穴的皺褶,趁著章曉夜的不注意,一節手指塞入了章曉夜的菊穴,開始緩慢地抽插起來。這讓章曉夜趕到很彆扭,卻莫名地有些舒服。望著眼前的芳草萋萋下的嫩穴,章曉夜也開始伸出舌頭,跟著王可夢的手指頭在自己菊穴下抽插的節奏舔舐起來。

    「嗯……」當王可夢的手指觸碰到章曉夜的前列腺時,明顯感到了章曉夜的腰部開始顫抖起來,玉莖也在她的嘴裡以極快的頻率摩擦著她的舌頭。這讓王可夢更加頻繁地刺激著章曉夜的前列腺,卻又總是讓他在瀕臨高潮的邊緣停下刺激。章曉夜的表現宛如她上次在閨蜜家中玩過的偽娘一般,開始不斷地搖動屁股,想要讓菊穴裡的手指再次刺激他的前列腺。

    「這跟你上次被李老闆他們玩弄,摸到G點的時候反應一樣呢!好玩吧!」王可夢的閨蜜當時這麼對她說道,「看那表情,簡直一模一樣!」這句話在這個時候突兀地浮現在王可夢的腦海裡,更加癢得不行,雙腿牢牢夾住章曉夜的頭,喘息著說道:「給我……給我用手指……插進去……騷逼……菊花……」

    章曉夜的臉牢牢地貼在王可夢的淫穴上,腦後被王可夢的玉腿壓住,抬不起頭來。聞著芳草萋萋的幽香,章曉夜一邊舔舐著王可夢的陰蒂,一邊用雙手的手指分別插進了她的淫穴和菊花裡開始抽插起來。章曉夜的手指抽插過程中不止一次觸碰到了王可夢的G點,王可夢也不止一次地用身體回應著他的觸碰,可惜,雛子之身的章曉夜卻一無所知,他甚至對於手指的抽插感到無趣,腦子裡一直掛念著的是被王可夢含在嘴裡的玉莖和菊花裡王可夢的手指。

    王可夢氣急敗壞,她萬不曾想到章曉夜竟是如此不解風情。此時,她已經開始萌生了報復的想法,她要讓章曉夜主動開口求她操他。

    「不好意思,這房不租給你了,到期後請你搬走!」

    章曉夜在一家家勸退著自家樓房上的租戶。當然,章曉夜這廝卻也不是每一家都勸退的。遭他勸退的,基本都是一些四五十歲的中老年與單身漢。

    此時,章曉夜剛剛接收這棟樓房的繼承才一周不到。章曉夜不願意樓房留著一些中老年人與單身漢,他更樂意留著一些年輕美女在樓房裡。是的,章曉夜試圖讓樓房成為自己的後宮。

    看著自己手機裡根據合同整理出來的名單:202鬱小可,23歲,湖南人;304陳曦,32歲,廣東人;601王可夢,30歲,四川人。除了這三間房之外,其他人都在章曉夜的清退名單上。

    章曉夜在外張貼了招租廣告,在內清退中老年人。租約到期之前,章曉夜不打算直接趕人,而是讓他們到期後找重新找地方。

    清退工作完成到了五樓之後,章曉夜來到了六樓。因為六樓太高,也是頂層,六樓只住著王可夢一家。望著走廊裡晾著的一堆衣服,章曉夜十分興奮地走向了601,敲了敲王可夢的房門,半餉沒人答應。章曉夜高興地咧了咧嘴,看起來王可夢是不在家的。

    章曉夜摘下了王可夢晾在外面的胸罩和內褲,使命地聞嗅著。沈迷其中的章曉夜壓根沒有留意到601的房門打開。

    原來,王可夢的工作是KTV公主,上的夜班,這個時候本該是在睡覺,卻被章曉夜剛剛的敲門聲吵醒。當她打開房門的時候,看到了章曉夜正在嗅著自己的內衣褲。

    王可夢悄悄地回到房內,掩上了房門。她想起了前幾天在另外一個同事家裡一起玩了一個偽娘的經歷,之後自己一直也想調教一個偽娘。毫無疑問,眼前這個變態房東是最好的獵物。可在這之前,總得有些準備工作是要做好的。

    王可夢脫掉了自己的內衣褲,只穿著一套半透明的睡衣。絲襪內褲胸罩制服等等隨意地丟在地上,裝出了一副睡前太累沒有收拾乾淨的樣子。她赤裸著腳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你在幹什麼?」王可夢望著已經脫下褲子,拿著自己的內褲打飛機的章曉夜,愣是一陣怒吼。

    本來即將到達高潮點的章曉夜被這麼一嚇,精液噴射了出來。而王可夢又因為走得太快,已經來到了章曉夜面前,有些精液灑落在她的大腿上。

    「我……我……」章曉夜支支吾吾地不知說什麼好。

    感受著滾燙的精液在大腿滑落的王可夢一把拽住章曉夜的頭,將他拉近到自己的大腿,怒吼道:「看你幹的好事……給我舔乾淨!」

    章曉夜的鼻尖已經觸碰到了王可夢的大腿,竟然鬼使神差般地用雙手牢牢抱住王可夢的腿,舌頭瘋狂地舔舐著她大腿上的精液。

    「嗯……」王可夢沈沈地呻吟了一聲,當章曉夜的舌頭從大腿朝著大腿根部舔舐而去的時候,她內心不由得一慌,現在可還不是讓他發現自己沒有穿內褲的事實,「放開……你給我放開……不然……不然我報警了……」

    燈管的昏暗加上章曉夜內心的驚慌,他並沒有發現王可夢沒有穿內褲。驚慌失措的章曉夜鬆開了抱緊王可夢大腿的雙手,他想跑,但是他知道就算自己跑了也沒用!

    「你!給我進來!」王可夢拽住章曉夜的衣領,把他拉進了自己的房間,順勢一推便將章曉夜推倒在地。

    撲倒在地的章曉夜正好整張臉埋在了王可夢剛剛脫下的內褲裡,聞著殘留著體溫的原味內褲,章曉夜竟然心生一種「值得了」的情緒。

    王可夢將門鎖好之後回頭看著章曉夜,冷冷地說道:「變態!你很喜歡女人的衣服是嗎?」

    章曉夜沈迷在王可夢的內褲味道中,仿佛沒有聽到她的話。這讓王可夢很生氣,一把揪住章曉夜的衣服,把他拉了起來,推倒在沙發上,冷冷地說道:「脫衣服!」

    章曉夜試圖從沙發上站起來,但是被王可夢退了一把,又跌坐在沙發裡。王可夢拿著手機對準章曉夜說道:「不要再讓我說一次,脫衣服!就算你能搶得過我的手機,但是我可以在你動手前就把剛剛的照片發送出去!」

    章曉夜聽到了王可夢這麼說,細想確實也是如此,就算自己速度再快,也絕對不可能在王可夢按下發送按鈕前搶過手機!只好依著王可夢的話,扭扭捏捏地開始脫下自己的衣服。

    可實際上,王可夢的手機卻是在錄影中,換句話說,章曉夜的一舉一動都被王可夢錄了下來!

    章曉夜扭捏著脫掉了自己全部地外衣,露出了芊瘦的身材。可王可夢並不滿意,她看到了章曉夜還保留著自己的內褲,這讓她很不爽。於是再次下命令讓章曉夜脫掉內褲。

    將身體赤裸地暴露在王可夢面前的章曉夜,章曉夜萬萬不曾想到竟有這般的好事,一個變態房東拿女租戶的衣服自慰的時候被發現,然後被勒令脫去衣服,接下來的劇情毫無疑問在章曉夜的大腦裡已經猜測到會與王可夢有一番肉搏。隨著王可夢的眼光的上下打量,章曉夜竟然感到一種欲望的滿足,玉莖竟然開始充血勃起。

    王可夢也看到了章曉夜胯下正在膨脹,她清楚著不能任由這樣下去,猛地沖著章曉夜的玉莖,狠狠地掐了一把,說道:「去,把地上的衣服撿起來穿上!」

    地上散落著的是王可夢剛剛故意扔的衣服,一件淡紫色的開檔丁字褲,一件淡紫色的胸罩,一件黑色開檔薄絲襪褲以及一套KTV公主的制服。

    看著手機裡拍攝著章曉夜穿著自己衣服的過程,王可夢感到了蜜穴開始氾濫起來!

    穿著女裝的章曉夜感受著絲襪褲對自己下身的緊貼著的束縛,聞嗅著衣服上殘存著的王可夢的體香,突然覺得很滿足。這一刻他的女裝魂覺醒了。章曉夜任由這王可夢將自己拉到了化妝台前,任由著王可夢給自己戴上假髮,給自己化妝。很快地,一個原本應該陽光帥氣的小夥子,在這個深夜的出租屋內,被女租戶改變成了一個美麗的偽娘。

    王可夢很自豪,沒有想到章曉夜的身材和輪廓竟是如此適合女裝。她看著眼前的作品,感覺要比自己之前的同事家裡的那個偽娘來得更加誘惑。王可夢決定不放過眼前的這個可人兒。她拿起另外的一雙絲襪,將章曉夜的手腕綁了起來,牢牢地固定在了椅子的靠背上。

    章曉夜沒有掙紮,因為此時的他已經被女裝的自己迷惑了,他的內心不由自主地代入了一個柔弱的女孩子角色,不想去掙紮。他甚至在內心深處已經預知到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無比期待著。

    章曉夜的手被交叉著綁在了椅子的靠背,雙腳也被綁在了椅子的腿上。王可夢嘗試著給章曉夜穿上自己的高跟鞋,但是鞋子的碼數不對,章曉夜完全穿不下去,王可夢只好無奈放棄。她給章曉夜拍了幾張照片發給了之前的同事,炫耀著自己的這次收貨。

    王可夢脫下了穿在章曉夜身上的自己的內褲,滾燙的玉莖輕輕地拍打在她的臉上,濃濃的男性氣息直直地衝擊著她的鼻腔。王可夢不由得驚詫著看著比同齡人瘦弱的章曉夜竟然有著如此兇器,只是那濃黑的恥毛讓她覺得不痛快。王可夢將內褲塞在了章曉夜的嘴裡,站起來掀開了自己的睡裙,露出了一片坦滑白嫩的恥丘,說道:「好不好看?漂不漂亮?」

    章曉夜嗚嗚地點了點頭,不得不承認,光滑的白虎恥丘對他的視覺產生了強烈的衝擊。

    看著章曉夜胯下的玉莖逐漸化作巨根,王可夢嫵媚地笑了笑說道:「你的毛太多了,我幫你也刮乾淨吧!」

    王可夢無視章曉夜的連連搖頭,從抽屜裡拿出了剪刀和剃刀,仔仔細細地修剪著章曉夜的恥毛。冰冷的剪刀觸碰到章曉夜的玉莖時,冷冷的感覺加上剪刀撐開的力度,章曉夜的玉莖不由得挑動起來。王可夢感覺到剪刀被章曉夜玉莖的跳動拍打著,不由得調笑著說道:「看來你也忍不住要剪乾淨,在用你的雞巴催促我剪呢。女孩子就不該留這骯髒的恥毛!」

    隨著剪刀哢擦哢擦地響動,章曉夜胯下的恥毛逐漸被剪短。王可夢在章曉夜的胯下塗滿了剃須膏,笑著說道:「你的雞巴可不要亂動哦,不然等下被剃鬚刀劃傷就不好了!」

    感受著剃刀的刀鋒在自己胯下劃過,勃起的玉莖被王可夢牢牢把握住的章曉夜感受著王可夢素手的柔軟,竟然就這樣射了。精液塗滿了王可夢的酥手,這讓王可夢很生氣。她把手放到了章曉夜的嘴邊,說道:「舔乾淨!」

    聞著王可夢酥手上的腥味,章曉夜搖了搖頭。王可夢也不在意,一手拔出了塞在章曉夜嘴裡的內褲,一手將剃刀貼在章曉夜的胯下,冷冷的說道:「要麼舔乾淨,要麼我幫你閹割了!」

    章曉夜舔舐著王可夢手上自己的精子,腥臭的味道衝擊著他的大腦,來不及感到反胃,便被王可夢將手指插在自己的嘴巴裡玩弄著自己的舌頭。儘管他開始覺得這是很享受而且自己精液的味道似乎挺不錯,可是他的內心還在騙著自己說:我只是怕她閹割我罷了!

    王可夢把章曉夜的胯下剃得乾乾淨淨,光溜溜的恥丘感受著王可夢的酥手在上面滑動的感覺,讓章曉夜莫名感到很舒服。剛剛射過後的玉莖在王可夢撫弄恥丘的刺激下,又一次勃起。王可夢套弄著章曉夜的玉莖,身子軟趴在章曉夜的身上,紅唇在章曉夜的耳邊輕輕張合著聞到:「想不想我給你舔雞巴啊?」

    手臂上感受著王可夢的玉乳在擠壓著,章曉夜喘著氣說道:「想……想……」

    王可夢笑著親了親章曉夜的耳垂,繼續問道:「這身衣服穿著舒不舒服啊?」

    章曉夜感受著耳邊被王可夢說話的熱氣拍打著,癢癢的感覺讓他心生騷癢,隨著王可夢的的問話,他才感受到絲襪包裹著玉腿的感覺是如此舒服,不由自主地回答道:「舒……舒服……很舒服……」

    王可夢聽到了自己滿意地答覆,卻不由得想著進一步摧殘章曉夜的意志,她舔舐著章曉夜的耳朵,從輪廓到耳洞,詳詳細細地舔舐著。因為她發現剛剛親章曉夜的耳垂的時候,章曉夜的玉莖很用力地在掙脫她的控制,連呼吸都紊亂起來。毫無疑問,耳朵是章曉夜的敏感點。在王可夢的舔舐下,章曉夜感受到耳朵傳來的敏感,內心的騷癢更是難耐。王可夢感覺差不多是時候了,便問道:「以後,你就是我的女裝奴隸了好不好?」

    「好……好……」章曉夜才不管什麼女裝奴隸的問題,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王可夢舔他的雞巴。好讓他將欲望徹底解放!

    聽到章曉夜的答覆,王可夢知道不可當真,卻也知道既然他第一次作出了這樣的答覆,以後也很容易就能解決了。王可夢把玉唇從章曉夜的耳邊挪移到了玉莖,馬眼已經開始往外吐著愛液。王可夢張開玉嘴,含住了章曉夜的龜頭,舌尖在馬眼附近來回打轉挑逗著。

    「嘶~」章曉夜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氣,二十幾年的處男之身卻是從未享受過美女的口交。溫暖的舌頭在龜頭上的來回挑弄這是他從未感受過的享受。尤其是在剛剛被王可夢擼射之後,鬼頭的敏感度已經提高到了一個新的極限,賢者時間還未過去,便再度遭遇了王可夢的舌頭,這讓章曉夜微微地顫抖著下身彷如要將玉莖塞入王可夢的嘴裡。

    王可夢倒也毫不介意,章曉夜的反應在她看來無疑是極其可愛的,尤其是對比起數日前在閨蜜家中玩過的那個偽娘來說,毫無經驗的章曉夜才是她眼中最可口的一盤菜。在王可夢幾年的KTV公主生涯中,雖然大多數跟的是屌絲的毫無油水的單,但也沒少跟過一些土豪的單——從S、M到女攻男、甚至是群P獸交,她都經歷過。但是吃到小處男的經歷這還是頭一回。

    王可夢伸長了舌頭從章曉夜的馬眼舔舐到了蛋蛋,卻對於章曉夜坐在椅子上的屁股擋住了菊穴感到不滿。她拉起了章曉夜,輕輕地將他推倒,跪在床上。然後躺到了章曉夜的身下,開始舔舐起章曉夜的玉莖。

    王可夢任由著章曉夜的玉莖塞入自己的嘴裡,手指卻從章曉夜的會陰滑過菊穴的皺褶,趁著章曉夜的不注意,一節手指塞入了章曉夜的菊穴,開始緩慢地抽插起來。這讓章曉夜趕到很彆扭,卻莫名地有些舒服。望著眼前的芳草萋萋下的嫩穴,章曉夜也開始伸出舌頭,跟著王可夢的手指頭在自己菊穴下抽插的節奏舔舐起來。

    「嗯……」當王可夢的手指觸碰到章曉夜的前列腺時,明顯感到了章曉夜的腰部開始顫抖起來,玉莖也在她的嘴裡以極快的頻率摩擦著她的舌頭。這讓王可夢更加頻繁地刺激著章曉夜的前列腺,卻又總是讓他在瀕臨高潮的邊緣停下刺激。章曉夜的表現宛如她上次在閨蜜家中玩過的偽娘一般,開始不斷地搖動屁股,想要讓菊穴裡的手指再次刺激他的前列腺。

    「這跟你上次被李老闆他們玩弄,摸到G點的時候反應一樣呢!好玩吧!」王可夢的閨蜜當時這麼對她說道,「看那表情,簡直一模一樣!」這句話在這個時候突兀地浮現在王可夢的腦海裡,更加癢得不行,雙腿牢牢夾住章曉夜的頭,喘息著說道:「給我……給我用手指……插進去……騷逼……菊花……」

    章曉夜的臉牢牢地貼在王可夢的淫穴上,腦後被王可夢的玉腿壓住,抬不起頭來。聞著芳草萋萋的幽香,章曉夜一邊舔舐著王可夢的陰蒂,一邊用雙手的手指分別插進了她的淫穴和菊花裡開始抽插起來。章曉夜的手指抽插過程中不止一次觸碰到了王可夢的G點,王可夢也不止一次地用身體回應著他的觸碰,可惜,雛子之身的章曉夜卻一無所知,他甚至對於手指的抽插感到無趣,腦子裡一直掛念著的是被王可夢含在嘴裡的玉莖和菊花裡王可夢的手指。

    王可夢氣急敗壞,她萬不曾想到章曉夜竟是如此不解風情。此時,她已經開始萌生了報復的想法,她要讓章曉夜主動開口求她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