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ds589.com 0001h.com 5a53.com d8e8.com hk864.com yy3198.com ddf66.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一陣陣牛奶的香氣飄入我的鼻孔中,我睜開了眼睛。陽光從透過窗簾的縫隙照在我的身上,真是暖活。我伸了伸腿然后從床上坐了起來拿起蓋在被子上的衣服。

    下床后我第一件事就是打開窗戶而窗外早已經擺好了一杯熱熱的牛奶,我拿起杯子一口氣將里面的牛奶喝下。說實話,剛擠出的新鮮牛奶並不怎麽好喝而且還帶著一股微微的騷味,但是我就是喜歡這新鮮勁,所以才讓工人每天幫我準備一杯。

    喝完了牛奶后我走進衛生間去洗臉刷牙,一切都弄好了我才出去吃飯。

    我是一個廠長,自己搞了一個奶牛養殖以及一個乳品加工廠,主要就是制作奶粉以及奶酪之類的東西。記得剛開始的時候條件非常的差,后來經過我以及一批工人的努力我們的奶粉以及奶酪都有了一定的名聲,但是后來因為出了一個劣質奶粉事件害的我的生意也不好了。

    我也喜歡錢,但是卻沒有想過弄假東西。后來生意越來越差最后我們同一個大公司合並了,其實是我們被兼並了。我還在這個廠子作廠長,只是很少親自去動手了,每天只是處理一些工人的事情,現在我們只管生産,銷售那方面是總公司的事情我每天也很清閑。

    隨便吃了一點東西后我走到了取奶車間,這里是公司女人最多的地方,男人大都在養殖場里,讓那些家夥摸人奶誰都願意,擠牛奶就不行了。所以這里有那麽十幾個女工每天上午五點到下午四點工作,晚上休息,其實不是讓人休息,是讓牛休息。

    說起來我現在在的這個公司不是個小公司,規模龐大,實力雄厚,在全國也排的上名。取奶這一環節早就應該由機器來完成了,但是公司經理出于可以解決部分剩余勞動力的問題,所以只是幾個分廠安裝了自動設備,我們這里還是由人來完成。

    其實是當地政府同我們的總經理商量好了,每安排一個人勞動力政府就會給公司一定的補償,結果每個車間都安排了十幾個,人是都有職業了,可是這樣擠出的奶就不衛生了,沒準哪一天有人喝奶在喝出什麽事來就麻煩了。

    我一走進取奶車間就聞到了一陣陣的香氣,一些穿著制服戴口罩的女人在那里忙碌著,雖然戴著口罩但是依然阻擋不了她們在那里有說有笑的。看到我走進來后大家都同我打招呼。

    「呵呵,大家忙,不用管我。」我說,看著女工們熟練的擠奶動作都是一種享受。看著她們的手在那里松緊適中的揉搓著那碩大的乳房我不禁有點想入非非了。雖然那乳房是牛的乳房。

    這時候負責這個車間的管理員走了過來,「廠長,我有點事情要跟你說,你出來一下好嗎?」

    「什麽事啊?」我問,但是還是跟著她走了出來。

    到了車間外面,她看看左右沒人然后低聲的說,「一些工人說這車間晚上鬧鬼!」

    「什麽?」我聽了后都想笑,都什麽年代了怎麽還有人說鬧鬼呢。

    「沒錯,這幾天晚上都有人聽見車間里面有人在哭,而且還有一些奇怪的聲音。」她神秘的說。

    「這樣啊,你把鑰匙給我,我晚上過來看一下。這事先不要同其他人說,不然大家都會影響不好。」我說。

    「行。我先去工作了。」她說著轉身走回了車間。

    我雖然不怎麽信有鬼這種說法,但是這里工作的員工大多是農村的,她們可是信的很。我又在四處轉了幾圈然后到總經理那彙報一下情況。不知不覺中時間過的特別快,一直到吃晚飯的時候我才想起來了,今天還要去車間看看那「鬼」的真相呢,我拿起鑰匙就本車間去。

    晚上的車間只有一點的亮光,那是一些機器的指示燈的光,晚上的車間依然充斥著陣陣的奶香我找到一個地方坐了下來開始等著。

    這個車間很大,如果不大的話怎麽能放的下十幾頭牛,車間里還有一兩頭奶牛關在這,因為現在牛多了,牛棚還在擴建中,所以這里也經常會有幾頭牛。我坐了一會就聽到有腳步聲,這個車間有兩個門,人進的門和牛進的門,現在人走的門已經被我鎖上了。那腳步聲響了幾聲后就停下了。

    我等了一會,然后慢慢的向聲音傳來的方向靠了過去,就在我還在摸索著前進的時候又有聲音傳來,那是痛苦的呻吟聲,乍一聽上去真像是鬼哭狼嚎一樣。

    「什麽人?」我大叫一聲沖了過去,並打開手電筒。

    「啊……」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

    手電光的照耀下我看見了一頭花奶牛,它睜大眼睛望著我,我也望著它。在往下看我才看到了主體。在牛的身下有個人,一個女人,一個沒穿衣服的女人,一個沒穿衣服望著我的女人,一個沒穿衣服望著我的女人同時她躺在牛的身下,雙腿分開,左手抓住牛的乳頭按在自己的陰部。

    這個女人我認識,她是這車間的工人叫李春曉,是個混血。母親是俄羅斯那面的人。記得第一次聽到她名字的時候我聽到的是:你吹簫。她就是附近鎮上的人,今年已經三十五了,平時給人的印象就是老實。

    她長的很富態,臉有點圓一頭不是很長的頭髮隨意扎在腦后,她是工廠里有數幾個讓我注意的女人之一,至于我注意她完全是因為她胸部大的像牛的乳房一般。

    這里是奶牛廠,廠里四處可以見到乳房大的離譜,乳頭長的過人的奶牛,但是卻有幾個女人,她們的胸看起來不比那些牛遜色,李春曉就是其中之一。因為注意她所以我時不時的打聽了一些關于她的消息,她現在已經離婚了,因為丈夫搶劫殺人,現在她自己一個人和父母住在一起。

    「春曉……」我嚇了一跳,手電差點掉到地上。

    「廠長……我……我……」她不知道說什麽好了,立刻從牛身下鑽了出來站直了身體。我的手電不由自主的照在了她的乳房上。

    真的是一對豪乳啊,乳房太大了還有點下垂,不過越是這樣越能勾起人的欲望。她的乳溝很深,不知道把陰莖插進去會是什麽感覺。兩個乳房微微的向兩側突出,兩個乳頭也是又大又黑,同雪白的乳房相互映襯。

    「春曉,你是廠里的老職工了,有什麽事可以向我反映嗎,這……這是做什麽呢?」我說著用手電在她身上晃了幾晃。

    「廠長……我…我……請不要告訴其他人,要不然我沒辦法在這里做了。」她帶著哭腔說。

    我把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給她披在身,上然后趁機在她的乳房上摸了一下。

    我的手立刻像觸電般的麻了一下,真是夠勁的乳房。

    「你……你不是第一次了吧?」我說。

    「嗯。」她點了點頭。

    我拉過了兩張擠奶用的椅子,然后我們坐了下來。我實在沒想到這個女人居然能用牛的乳頭手淫,弄不好都有可能被牛踩死。

    「廠長,我……我以后還想繼續在這里工作,所以……所以請不要告訴其他人好嗎?」她說著一把抓住我的手按在了她的乳房上,這明顯是在誘惑我犯思想錯誤啊。

    「好……好……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當我說完這話后我才發現居然沒經過大腦考慮,當然我的手也粘在了她的乳房上半天沒有動,既然都到這份上了什麽思想之類的先放一邊去吧。

    她笑了,然后把手電從我手里取下並把我拿手電的手按在了她的另一只乳房上。

    我用力的咬了一下舌頭,一陣疼痛直奔大腦。這不是做夢。

    手電的光照在她的身上,雖然外面已經很冷,但是為了保持室內的溫度讓奶牛有一個好的環境,所以這里開著空調,而且溫度在二十度左右,盡管如此她身上還是起了雞皮疙瘩。

    我雙手在揉搓著她的雙乳感覺很是舒服,玩了半天我才想起來她身上還有很多地方可以玩呢,而且我要運動的也不止是雙手而已。我松開手然后蹲在地上,把臉貼在她的雙乳之間,呼吸著奶香同她體味結合的味道。

    她雙手樓著我的脖子,身體像哄小孩一樣左右輕輕的搖晃。

    「你的這里真大,天生的嗎?」我說完含住她的一個乳頭用舌頭輕輕的玩弄著。

    「嗯……」她的聲音有點發顫,沒想到她的乳房這麽的敏感,「我……我媽媽的也很大啊。」

    我不再說話了,她這是遺傳啊。我在電視上安看過那些外國婦女,她們的乳房不是豐滿二字可以形容的,可以說是肥碩了。

    她的雙腿微微的分開,我的右手從她的乳房上慢慢的轉移,然后來大她的陰部。因為剛才自慰的原因,所以她那里已經有很多水了,我摸了一把然后放在鼻子上聞了聞。居然連這里也有奶味。

    她的乳頭被我的舌頭不斷挑逗已經完全進入狀態,就連乳暈上的小疙瘩都硬了起來。我的右手中指在她的陰道內輕輕的攪動著同時大拇指摳著她的陰蒂。

    「嗯……用力……用力……」她閉著眼睛,同時雙手在我的后背上一通的亂摸。

    記得以前在城里找小姐的時候,我每次用力干的時候小姐總是喊輕點、輕點的,沒想到她卻相反。

    我松開她的乳頭,她立刻低頭下來同我吻在一起一條舌頭如同章魚般牢牢的纏住我的舌頭。我沒有動,任由她的舌頭在我的口內攪動著。她現在已經坐到了我的懷里,我坐在地上,一只手玩弄她的乳房一只手在她的陰道內摳著。

    她的左手慢慢的伸到我的褲子內抓住了我的陰莖,然后用拇指在龜頭上不斷的摩擦著,弄的尿眼處一陣陣的酸麻。

    我把她放在了小椅子上,然后站了起來。還沒有等我動手她已經開始解我的皮帶了,而且熟練程度讓我吃驚,幾下我的褲子就被拉了下來,而她立刻迫不及待的將陰莖含在口里用力的吮吸起來。

    溫暖的感覺包圍了陰莖,我站在那里一動不動,我擔心一動的話這奇妙,舒服,惬意的感覺就會消失掉。

    她的左手抓睾丸,右手則摸著我的屁股。而她的口技更是厲害,又是吹,又是吸,舌頭不斷的在龜頭表面來回的颳動,而且牙齒、上腭、嘴唇,所有能用的部位全部都用上了。幾次我險些控制不住在她的口內射精。

    我看住她的頭用力的將龜頭頂到她的喉嚨,然后又拉出來。她的舌尖用力的往尿眼里鑽。

    「怎麽樣,我的這個有你的丈夫的那個大嗎?」我一時興起問了一句。

    「比他的好多了,他每次只要被我一吹就射出來了。一點也不配合。」她說著張口將我的睾丸含在口里。

    我滿意的笑了笑,然后把陰莖從她的口拉了出來。她跪在椅子上后雙手端著自己的乳房然后向乳房中間吐了點口水,接著拿過我的陰莖,用龜頭不斷的敲打著她的乳頭。幾下之后我就感覺龜頭上有一種火燒般的疼痛,伴隨著疼痛的是一種麻痹,這兩種感覺夾在一起。

    她用乳頭不斷摩擦著我的尿眼,還不時用舌頭來舔一下。我可是在受不了這罪了于是把陰莖用力的插到她的雙乳房之間,然后用力的抽動起來。

    陰莖在她的乳房之間摩擦著,龜頭一下一下的撞擊她的身體。她跪在那里用雙手按住兩個乳房盡力夾住我粗大的陰莖。

    我低頭看了看她,她神秘的笑了笑,然后用左手手臂托起兩個乳房,另一只手抓住我的睾丸。當我用力的插入時她就用力的捏一下,一捏一松同我配合的相當的默契。

    我拿過手電照著她的乳房,發黑的乳頭同我深色的龜頭一起十分的相稱,她的乳房之間也因為我的大力摩擦而變得紅紅的。

    她笑著把手電拿了過去反過來照著我的陰莖,然后用冰涼的手電不斷的敲打著,最后將陰囊蓋在手電上,好涼。手電的光透過陰囊變暗了不少。

    我把龜頭塞到她的口中用力的抽插了片刻,直到龜頭有點疼為止。我拉出陰莖,然后輕輕的拍打著她的頭。

    她立刻拿起衣服鋪在地上,然后跪在衣服上撅起了渾圓的臀部,兩個乳房垂了下來,真的不比牛乳小到哪里去。

    我跪在她的后面,然后用陰莖輕輕的摩擦著她的陰部,我忽然好奇的拿起手電仔細的看著她的陰部,同大多女人的一樣,她的陰部沒什麽特別的,倒是那叢陰毛讓我有了興趣,那是一叢金毛。

    我感到很奇怪,因為她的頭髮是黑色的,怎麽陰毛卻是金色的呢?我摸了幾把,很是柔軟,管它怎麽來的呢?玩個過癮在說吧。

    她跪在那里搖了搖屁股,看樣子是等不及了,我分開她的兩片厚陰唇然后用力的插了進去。

    我還沒有動她就已經運動起來了,而且動作異常的激烈,她的身體不斷的前后運動,陰道居然還很緊,我抽插起來十分的過癮。

    「啊……啊……」她已經呻吟起來了。

    我的龜頭被她的陰道緊緊的夾住,每次抽插都有強烈的快感,龜頭更好象要被她夾斷一樣。陰莖在抽插中慢慢的又大了許多。

    她忽然伸手抓住了前面牛的乳房,那頭奶牛來回的動了幾下,但是因為欄杆的作用,所以很快就恢複了平靜。她雙手抓著牛的乳頭慢慢的揉搓著。

    我看的性起,于是壓在她的后背上,雙手從她的胳膊下伸過握住她的乳房,同時陰莖也在不斷的向她陰道更深處進發。

    她大概是承受不了我身體的重量,所以很快就松開了牛的乳房,雙手按在地下身體承受著我的撞擊。

    真是太舒服啊!不止是陰莖上的感覺,只要是同她的身體有接觸的部位都是那麽的舒坦,她的身體也很豐滿,肌肉勻稱,除了乳房之外。

    「嗯……嗯……嗯……」她大聲的呻吟著,我擔心她在這樣叫非把人叫來不可,于是扳過她的頭,用我的口將她的嘴唇封住。

    她的舌頭立刻伸到我的口中同我的舌頭熱烈的交織在一起。

    我就這樣跪在地上,陰莖不斷的從她的陰道中進進出出。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她的動作已經放緩了,但是我卻還有力氣依然不知疲倦的抽插著。

    她忽然陰道用力一擠,居然把我的陰莖給擠了出來。

    「怎麽了?」我問。

    「好累啊……」她站起身來說。

    我立刻坐在椅子上然后伸開雙腿,她明白我的意思,于是走了過來坐到我的腿上。我抓著陰莖找到了她陰道的位置,然后又插了進去。

    她立刻緊緊的抱著我的肩膀,身體上下套弄的速度不是很快,但是幅度卻很大。我甚至擔心會把她的子宮給撞穿了。

    我低頭咬住她的一乳頭,雙手則抱著她的腰。這種姿勢真的不錯,剛才我總想深入一點,但是卻有兩個屁股在阻擋我前進的道路,現在好了,我們之間沒有了距離,再加上她的體重,所以每次我都插的很深。

    她的雙手移到了我的頭上,而且抱的很緊,我一不留神整個臉陷入她的雙乳中,頓時呼吸困難,手足無措。

    我想要掙扎出來,但是就在這時候,她忽然抱得我更緊了,而且陰道開始收縮起來。我知道她的高潮要到了,果然她雙手更加用力的摟著我的脖子,我正想出來換氣,結果又被按了回去。

    她套弄速度越來越快,椅子「吱吱」的抗議著。

    陰莖被緊緊的夾住,頭被緊緊的按住,就當我意識要模糊的時候,她忽然松開了雙手。我立刻從她的乳房墳墓中爬了出來。

    「呼……」我用力的呼吸幾下,總算活下來了。

    她正沐浴在高潮中,整個人都像虛脫似的趴在我身上。我慢慢拉出陰莖,然后把她放在椅子上。

    她的手抓著沾滿液體的陰莖摸了兩下,然后又張開嘴用她的舌頭替我清理了一下。她倒是好,這麽快就過癮了,我可是還吊在那里呢。

    我把陰莖抽了出來又放在她的雙乳之間用力的摩擦起來,她雙手按住兩個乳房也用力的動了起來。隨著速度的加快、力度的加大,很快我感覺到一股熱流從陰莖底部一直上升到龜頭。

    「噗……」一股濃濃的、熱熱的精液噴了出來,落到她的臉上和胸上。

    我終于也完成了任務,坐在那里。

    「你射了好多啊!」她說著,伸舌頭舔著嘴唇邊的精液,雙手按著乳房將雙乳中間的精液塗抹均勻。

    就這樣,車間又恢複了正常,傳聞中的鬧鬼事件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李春曉依然過著上午上班晚上下班的生活,她的乳房還是那麽大,只是她晚上下班后不是立刻回家而是到我那里去幫我收拾房間。

    我還是過著以前的生活,早上起來依然要喝一杯奶。不過這次是有人喂我喝了,我也樂的清閑,並準備多「開發」幾個像李春曉這樣的女人。

    工廠里的奶牛也還是過著每天被人「蹂躏」的日子,一切都是原來的樣子。

    一陣陣牛奶的香氣飄入我的鼻孔中,我睜開了眼睛。陽光從透過窗簾的縫隙照在我的身上,真是暖活。我伸了伸腿然后從床上坐了起來拿起蓋在被子上的衣服。

    下床后我第一件事就是打開窗戶而窗外早已經擺好了一杯熱熱的牛奶,我拿起杯子一口氣將里面的牛奶喝下。說實話,剛擠出的新鮮牛奶並不怎麽好喝而且還帶著一股微微的騷味,但是我就是喜歡這新鮮勁,所以才讓工人每天幫我準備一杯。

    喝完了牛奶后我走進衛生間去洗臉刷牙,一切都弄好了我才出去吃飯。

    我是一個廠長,自己搞了一個奶牛養殖以及一個乳品加工廠,主要就是制作奶粉以及奶酪之類的東西。記得剛開始的時候條件非常的差,后來經過我以及一批工人的努力我們的奶粉以及奶酪都有了一定的名聲,但是后來因為出了一個劣質奶粉事件害的我的生意也不好了。

    我也喜歡錢,但是卻沒有想過弄假東西。后來生意越來越差最后我們同一個大公司合並了,其實是我們被兼並了。我還在這個廠子作廠長,只是很少親自去動手了,每天只是處理一些工人的事情,現在我們只管生産,銷售那方面是總公司的事情我每天也很清閑。

    隨便吃了一點東西后我走到了取奶車間,這里是公司女人最多的地方,男人大都在養殖場里,讓那些家夥摸人奶誰都願意,擠牛奶就不行了。所以這里有那麽十幾個女工每天上午五點到下午四點工作,晚上休息,其實不是讓人休息,是讓牛休息。

    說起來我現在在的這個公司不是個小公司,規模龐大,實力雄厚,在全國也排的上名。取奶這一環節早就應該由機器來完成了,但是公司經理出于可以解決部分剩余勞動力的問題,所以只是幾個分廠安裝了自動設備,我們這里還是由人來完成。

    其實是當地政府同我們的總經理商量好了,每安排一個人勞動力政府就會給公司一定的補償,結果每個車間都安排了十幾個,人是都有職業了,可是這樣擠出的奶就不衛生了,沒準哪一天有人喝奶在喝出什麽事來就麻煩了。

    我一走進取奶車間就聞到了一陣陣的香氣,一些穿著制服戴口罩的女人在那里忙碌著,雖然戴著口罩但是依然阻擋不了她們在那里有說有笑的。看到我走進來后大家都同我打招呼。

    「呵呵,大家忙,不用管我。」我說,看著女工們熟練的擠奶動作都是一種享受。看著她們的手在那里松緊適中的揉搓著那碩大的乳房我不禁有點想入非非了。雖然那乳房是牛的乳房。

    這時候負責這個車間的管理員走了過來,「廠長,我有點事情要跟你說,你出來一下好嗎?」

    「什麽事啊?」我問,但是還是跟著她走了出來。

    到了車間外面,她看看左右沒人然后低聲的說,「一些工人說這車間晚上鬧鬼!」

    「什麽?」我聽了后都想笑,都什麽年代了怎麽還有人說鬧鬼呢。

    「沒錯,這幾天晚上都有人聽見車間里面有人在哭,而且還有一些奇怪的聲音。」她神秘的說。

    「這樣啊,你把鑰匙給我,我晚上過來看一下。這事先不要同其他人說,不然大家都會影響不好。」我說。

    「行。我先去工作了。」她說著轉身走回了車間。

    我雖然不怎麽信有鬼這種說法,但是這里工作的員工大多是農村的,她們可是信的很。我又在四處轉了幾圈然后到總經理那彙報一下情況。不知不覺中時間過的特別快,一直到吃晚飯的時候我才想起來了,今天還要去車間看看那「鬼」的真相呢,我拿起鑰匙就本車間去。

    晚上的車間只有一點的亮光,那是一些機器的指示燈的光,晚上的車間依然充斥著陣陣的奶香我找到一個地方坐了下來開始等著。

    這個車間很大,如果不大的話怎麽能放的下十幾頭牛,車間里還有一兩頭奶牛關在這,因為現在牛多了,牛棚還在擴建中,所以這里也經常會有幾頭牛。我坐了一會就聽到有腳步聲,這個車間有兩個門,人進的門和牛進的門,現在人走的門已經被我鎖上了。那腳步聲響了幾聲后就停下了。

    我等了一會,然后慢慢的向聲音傳來的方向靠了過去,就在我還在摸索著前進的時候又有聲音傳來,那是痛苦的呻吟聲,乍一聽上去真像是鬼哭狼嚎一樣。

    「什麽人?」我大叫一聲沖了過去,並打開手電筒。

    「啊……」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

    手電光的照耀下我看見了一頭花奶牛,它睜大眼睛望著我,我也望著它。在往下看我才看到了主體。在牛的身下有個人,一個女人,一個沒穿衣服的女人,一個沒穿衣服望著我的女人,一個沒穿衣服望著我的女人同時她躺在牛的身下,雙腿分開,左手抓住牛的乳頭按在自己的陰部。

    這個女人我認識,她是這車間的工人叫李春曉,是個混血。母親是俄羅斯那面的人。記得第一次聽到她名字的時候我聽到的是:你吹簫。她就是附近鎮上的人,今年已經三十五了,平時給人的印象就是老實。

    她長的很富態,臉有點圓一頭不是很長的頭髮隨意扎在腦后,她是工廠里有數幾個讓我注意的女人之一,至于我注意她完全是因為她胸部大的像牛的乳房一般。

    這里是奶牛廠,廠里四處可以見到乳房大的離譜,乳頭長的過人的奶牛,但是卻有幾個女人,她們的胸看起來不比那些牛遜色,李春曉就是其中之一。因為注意她所以我時不時的打聽了一些關于她的消息,她現在已經離婚了,因為丈夫搶劫殺人,現在她自己一個人和父母住在一起。

    「春曉……」我嚇了一跳,手電差點掉到地上。

    「廠長……我……我……」她不知道說什麽好了,立刻從牛身下鑽了出來站直了身體。我的手電不由自主的照在了她的乳房上。

    真的是一對豪乳啊,乳房太大了還有點下垂,不過越是這樣越能勾起人的欲望。她的乳溝很深,不知道把陰莖插進去會是什麽感覺。兩個乳房微微的向兩側突出,兩個乳頭也是又大又黑,同雪白的乳房相互映襯。

    「春曉,你是廠里的老職工了,有什麽事可以向我反映嗎,這……這是做什麽呢?」我說著用手電在她身上晃了幾晃。

    「廠長……我…我……請不要告訴其他人,要不然我沒辦法在這里做了。」她帶著哭腔說。

    我把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給她披在身,上然后趁機在她的乳房上摸了一下。

    我的手立刻像觸電般的麻了一下,真是夠勁的乳房。

    「你……你不是第一次了吧?」我說。

    「嗯。」她點了點頭。

    我拉過了兩張擠奶用的椅子,然后我們坐了下來。我實在沒想到這個女人居然能用牛的乳頭手淫,弄不好都有可能被牛踩死。

    「廠長,我……我以后還想繼續在這里工作,所以……所以請不要告訴其他人好嗎?」她說著一把抓住我的手按在了她的乳房上,這明顯是在誘惑我犯思想錯誤啊。

    「好……好……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當我說完這話后我才發現居然沒經過大腦考慮,當然我的手也粘在了她的乳房上半天沒有動,既然都到這份上了什麽思想之類的先放一邊去吧。

    她笑了,然后把手電從我手里取下並把我拿手電的手按在了她的另一只乳房上。

    我用力的咬了一下舌頭,一陣疼痛直奔大腦。這不是做夢。

    手電的光照在她的身上,雖然外面已經很冷,但是為了保持室內的溫度讓奶牛有一個好的環境,所以這里開著空調,而且溫度在二十度左右,盡管如此她身上還是起了雞皮疙瘩。

    我雙手在揉搓著她的雙乳感覺很是舒服,玩了半天我才想起來她身上還有很多地方可以玩呢,而且我要運動的也不止是雙手而已。我松開手然后蹲在地上,把臉貼在她的雙乳之間,呼吸著奶香同她體味結合的味道。

    她雙手樓著我的脖子,身體像哄小孩一樣左右輕輕的搖晃。

    「你的這里真大,天生的嗎?」我說完含住她的一個乳頭用舌頭輕輕的玩弄著。

    「嗯……」她的聲音有點發顫,沒想到她的乳房這麽的敏感,「我……我媽媽的也很大啊。」

    我不再說話了,她這是遺傳啊。我在電視上安看過那些外國婦女,她們的乳房不是豐滿二字可以形容的,可以說是肥碩了。

    她的雙腿微微的分開,我的右手從她的乳房上慢慢的轉移,然后來大她的陰部。因為剛才自慰的原因,所以她那里已經有很多水了,我摸了一把然后放在鼻子上聞了聞。居然連這里也有奶味。

    她的乳頭被我的舌頭不斷挑逗已經完全進入狀態,就連乳暈上的小疙瘩都硬了起來。我的右手中指在她的陰道內輕輕的攪動著同時大拇指摳著她的陰蒂。

    「嗯……用力……用力……」她閉著眼睛,同時雙手在我的后背上一通的亂摸。

    記得以前在城里找小姐的時候,我每次用力干的時候小姐總是喊輕點、輕點的,沒想到她卻相反。

    我松開她的乳頭,她立刻低頭下來同我吻在一起一條舌頭如同章魚般牢牢的纏住我的舌頭。我沒有動,任由她的舌頭在我的口內攪動著。她現在已經坐到了我的懷里,我坐在地上,一只手玩弄她的乳房一只手在她的陰道內摳著。

    她的左手慢慢的伸到我的褲子內抓住了我的陰莖,然后用拇指在龜頭上不斷的摩擦著,弄的尿眼處一陣陣的酸麻。

    我把她放在了小椅子上,然后站了起來。還沒有等我動手她已經開始解我的皮帶了,而且熟練程度讓我吃驚,幾下我的褲子就被拉了下來,而她立刻迫不及待的將陰莖含在口里用力的吮吸起來。

    溫暖的感覺包圍了陰莖,我站在那里一動不動,我擔心一動的話這奇妙,舒服,惬意的感覺就會消失掉。

    她的左手抓睾丸,右手則摸著我的屁股。而她的口技更是厲害,又是吹,又是吸,舌頭不斷的在龜頭表面來回的颳動,而且牙齒、上腭、嘴唇,所有能用的部位全部都用上了。幾次我險些控制不住在她的口內射精。

    我看住她的頭用力的將龜頭頂到她的喉嚨,然后又拉出來。她的舌尖用力的往尿眼里鑽。

    「怎麽樣,我的這個有你的丈夫的那個大嗎?」我一時興起問了一句。

    「比他的好多了,他每次只要被我一吹就射出來了。一點也不配合。」她說著張口將我的睾丸含在口里。

    我滿意的笑了笑,然后把陰莖從她的口拉了出來。她跪在椅子上后雙手端著自己的乳房然后向乳房中間吐了點口水,接著拿過我的陰莖,用龜頭不斷的敲打著她的乳頭。幾下之后我就感覺龜頭上有一種火燒般的疼痛,伴隨著疼痛的是一種麻痹,這兩種感覺夾在一起。

    她用乳頭不斷摩擦著我的尿眼,還不時用舌頭來舔一下。我可是在受不了這罪了于是把陰莖用力的插到她的雙乳房之間,然后用力的抽動起來。

    陰莖在她的乳房之間摩擦著,龜頭一下一下的撞擊她的身體。她跪在那里用雙手按住兩個乳房盡力夾住我粗大的陰莖。

    我低頭看了看她,她神秘的笑了笑,然后用左手手臂托起兩個乳房,另一只手抓住我的睾丸。當我用力的插入時她就用力的捏一下,一捏一松同我配合的相當的默契。

    我拿過手電照著她的乳房,發黑的乳頭同我深色的龜頭一起十分的相稱,她的乳房之間也因為我的大力摩擦而變得紅紅的。

    她笑著把手電拿了過去反過來照著我的陰莖,然后用冰涼的手電不斷的敲打著,最后將陰囊蓋在手電上,好涼。手電的光透過陰囊變暗了不少。

    我把龜頭塞到她的口中用力的抽插了片刻,直到龜頭有點疼為止。我拉出陰莖,然后輕輕的拍打著她的頭。

    她立刻拿起衣服鋪在地上,然后跪在衣服上撅起了渾圓的臀部,兩個乳房垂了下來,真的不比牛乳小到哪里去。

    我跪在她的后面,然后用陰莖輕輕的摩擦著她的陰部,我忽然好奇的拿起手電仔細的看著她的陰部,同大多女人的一樣,她的陰部沒什麽特別的,倒是那叢陰毛讓我有了興趣,那是一叢金毛。

    我感到很奇怪,因為她的頭髮是黑色的,怎麽陰毛卻是金色的呢?我摸了幾把,很是柔軟,管它怎麽來的呢?玩個過癮在說吧。

    她跪在那里搖了搖屁股,看樣子是等不及了,我分開她的兩片厚陰唇然后用力的插了進去。

    我還沒有動她就已經運動起來了,而且動作異常的激烈,她的身體不斷的前后運動,陰道居然還很緊,我抽插起來十分的過癮。

    「啊……啊……」她已經呻吟起來了。

    我的龜頭被她的陰道緊緊的夾住,每次抽插都有強烈的快感,龜頭更好象要被她夾斷一樣。陰莖在抽插中慢慢的又大了許多。

    她忽然伸手抓住了前面牛的乳房,那頭奶牛來回的動了幾下,但是因為欄杆的作用,所以很快就恢複了平靜。她雙手抓著牛的乳頭慢慢的揉搓著。

    我看的性起,于是壓在她的后背上,雙手從她的胳膊下伸過握住她的乳房,同時陰莖也在不斷的向她陰道更深處進發。

    她大概是承受不了我身體的重量,所以很快就松開了牛的乳房,雙手按在地下身體承受著我的撞擊。

    真是太舒服啊!不止是陰莖上的感覺,只要是同她的身體有接觸的部位都是那麽的舒坦,她的身體也很豐滿,肌肉勻稱,除了乳房之外。

    「嗯……嗯……嗯……」她大聲的呻吟著,我擔心她在這樣叫非把人叫來不可,于是扳過她的頭,用我的口將她的嘴唇封住。

    她的舌頭立刻伸到我的口中同我的舌頭熱烈的交織在一起。

    我就這樣跪在地上,陰莖不斷的從她的陰道中進進出出。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她的動作已經放緩了,但是我卻還有力氣依然不知疲倦的抽插著。

    她忽然陰道用力一擠,居然把我的陰莖給擠了出來。

    「怎麽了?」我問。

    「好累啊……」她站起身來說。

    我立刻坐在椅子上然后伸開雙腿,她明白我的意思,于是走了過來坐到我的腿上。我抓著陰莖找到了她陰道的位置,然后又插了進去。

    她立刻緊緊的抱著我的肩膀,身體上下套弄的速度不是很快,但是幅度卻很大。我甚至擔心會把她的子宮給撞穿了。

    我低頭咬住她的一乳頭,雙手則抱著她的腰。這種姿勢真的不錯,剛才我總想深入一點,但是卻有兩個屁股在阻擋我前進的道路,現在好了,我們之間沒有了距離,再加上她的體重,所以每次我都插的很深。

    她的雙手移到了我的頭上,而且抱的很緊,我一不留神整個臉陷入她的雙乳中,頓時呼吸困難,手足無措。

    我想要掙扎出來,但是就在這時候,她忽然抱得我更緊了,而且陰道開始收縮起來。我知道她的高潮要到了,果然她雙手更加用力的摟著我的脖子,我正想出來換氣,結果又被按了回去。

    她套弄速度越來越快,椅子「吱吱」的抗議著。

    陰莖被緊緊的夾住,頭被緊緊的按住,就當我意識要模糊的時候,她忽然松開了雙手。我立刻從她的乳房墳墓中爬了出來。

    「呼……」我用力的呼吸幾下,總算活下來了。

    她正沐浴在高潮中,整個人都像虛脫似的趴在我身上。我慢慢拉出陰莖,然后把她放在椅子上。

    她的手抓著沾滿液體的陰莖摸了兩下,然后又張開嘴用她的舌頭替我清理了一下。她倒是好,這麽快就過癮了,我可是還吊在那里呢。

    我把陰莖抽了出來又放在她的雙乳之間用力的摩擦起來,她雙手按住兩個乳房也用力的動了起來。隨著速度的加快、力度的加大,很快我感覺到一股熱流從陰莖底部一直上升到龜頭。

    「噗……」一股濃濃的、熱熱的精液噴了出來,落到她的臉上和胸上。

    我終于也完成了任務,坐在那里。

    「你射了好多啊!」她說著,伸舌頭舔著嘴唇邊的精液,雙手按著乳房將雙乳中間的精液塗抹均勻。

    就這樣,車間又恢複了正常,傳聞中的鬧鬼事件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李春曉依然過著上午上班晚上下班的生活,她的乳房還是那麽大,只是她晚上下班后不是立刻回家而是到我那里去幫我收拾房間。

    我還是過著以前的生活,早上起來依然要喝一杯奶。不過這次是有人喂我喝了,我也樂的清閑,並準備多「開發」幾個像李春曉這樣的女人。

    工廠里的奶牛也還是過著每天被人「蹂躏」的日子,一切都是原來的樣子。